4年前,廣州亞運會前夕,廣州大學城4個保留村外建起了6米高的鐵皮牆,被媒體稱為“遮醜牆”。4年後亞運再開幕,鐵皮牆卻依然屹立不倒。在現場,鐵皮牆讓原本稠密的村子更加密不透風,牆體殘破不堪,有的鐵皮牆甚至被商戶改造成了商戶門面、停車棚,貼滿廣告的鐵皮牆將店鋪與馬路隔開,臨街商戶也抱怨,生意做得不敞亮。番禺小谷圍街道城建中心工作人員接受採訪時稱,“鐵皮牆對村裡治安管理是有好處的”(昨日《廣州日報》)。
  “遮醜牆”全國乃至全世界都有,算不得新鮮事。此前有媒體曝光,南京市棲霞區某街道為迎青奧,沿著一改造廢墟砌牆並蓋以黑色塑料網,牆外就是整潔的馬路,被網友調侃“天堂與地獄的對比”。假如這是為迎盛事不得不採取的“急救章”,那麼,大學城的“遮醜牆”一立四年,怎麼也說不過去。
  本來是遮醜,由於管理不善,這扇牆自己就變成了一醜,還給周邊居民生活帶來諸多不便。值得深思的是,為何一拖四年,牆後面的風景就一直那麼醜,不見美化呢?與其對這扇“遮醜牆”本身修修補補,何不把維修費用,拿來整飭牆後面的建築物,改善周圍環境呢?假如當初為了亞運項目安全舉行,興建圍牆作為防護措施,尚有一些道理,亞運結束那麼多年,現在來講“對治安管理有利”,恐怕難以服眾。
  說“遮醜牆”有利治安管理,恐怕跟修長城抵禦外族入侵一下,最後還是功敗垂成一樣。房加頂、粉外牆、遮醜牆、穿衣戴帽……要問的是,為何有些部門如此迷戀於遮醜,那些被遮住的城市風景,“醜”又何來之有?所謂“醜陋”“醜怪”,不外乎城中村或者爛尾樓,根子上是舊城改造和城中村管理不善,城市規劃執法不嚴等問題。一些地方主事者覺得不好看,一遮了之,想要遮掩的,無非治理無能與管理不善。不求源頭上改善施政,而寄望短期突擊下的錶面光鮮,結果是“遮醜”變成“獻醜”。
  這種做法除了令居民生活受到影響,不可忽視的是民眾心理受到碾軋、扭曲。試想一下,每天住在所謂的“遮醜牆”背後,換言之,這個村子會不會被周邊居民視為“醜陋村”?既然被歸為城市頑疾一類,居民很可能就變得麻木,破罐破摔,任其凋敝破敗。報道中就提及,4年間,對於大學城“遮醜牆”的態度,許多店家由希望轉為失望,到如今已是潛移默化地接受。
  改善城市風貌,不見得要用“遮醜牆”如此生硬笨拙的辦法進行。有荷蘭藝術團體就著手在巴西里約熱內盧的貧民窟開展一項繪畫改造計劃,目標是攜手當地居民一同將整個區的所有房屋錶面漆上五顏六色的壁畫,以強烈的色彩藝術來感染整個貧民窟與生活於此的百姓。他們為此眾募10萬美元,希望能為這個長期不受重視的地方改頭換面並創造大量就業機會。顯而易見,這種城市空間改造的思路是以當地居民為主體,以活化社區、改善民生為驅動力,相對於“遮醜牆”,更具持續性,也兼顧了當地居民的心理。□麥嘈  (原標題:[街談]不可忽視“遮醜牆”對民眾心理的負面影響)
創作者介紹

gxcpiusuj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